“小额匿名、大额可溯”!央行:数字人民币守护百姓财产安全!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刘樟平 发布: 2021-03-22 08:57
“可控匿名”作为数字人民币的一个重要特征,一方面体现了其M0(现金)的定位,保障公众合理的匿名交易和个人信息保护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防控和打击洗钱、恐怖融资、逃税等违法犯罪行为,维护金融安全的客观需要。

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工作正在稳步推进。不过,有人担心央行掌握用户交易信息,侵犯用户隐私;也有人认为数字人民币的匿名特性将导致数字人民币成为犯罪工具。

针对上述担忧,在于20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表示,“可控匿名”作为数字人民币的一个重要特征,一方面体现了其M0(现金)的定位,保障公众合理的匿名交易和个人信息保护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防控和打击洗钱、恐怖融资、逃税等违法犯罪行为,维护金融安全的客观需要。

穆长春强调,数字人民币对用户隐私的保护,在现行支付工具中是等级最高的。与此同时,央行在保护合理的匿名需求同时,也要保持对犯罪行为的打击能力。

2021年2月,北京开展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活动。潘悦 摄

  数字人民币对用户隐私保护“等级最高”

穆长春表示,可控匿名的第一层含义,是匿名,就是要满足合理的匿名支付和隐私保护的需求。目前的支付工具,无论是银行卡还是微信、支付宝,都是与银行账户体系绑定的,银行开户是实名制,无法满足匿名诉求。数字人民币与银行账户松耦合,可以在技术上实现小额匿名。

钱包采用了分级分类的设计,根据KYC(认识你的客户)程度的不同开立不同级别的数字钱包,满足公众不同支付需求。其中KYC强度最弱的钱包为匿名钱包,仅用手机号就可以开立,当然这类钱包的余额和每日交易限额也最低,只能满足日常小额支付需求。如果你要进行大额支付,就需要升级钱包,钱包余额和支付限额会随着KYC强度的增强而提高。这样设计的考虑是一方面满足公众合理隐私保护需求,另一方面要防范大额可疑交易风险。

“有人说,央行可以通过电信运营商查手机号,来获取用户真实身份信息。这其实是误解,尽管电信运营商的支付部门也参与了数字人民币的研发,但是根据现行国家有关法律规定,电信运营商不得将手机客户信息披露给央行等第三方,当然也不得向自己运营数字人民币的部门提供。因此,用手机号开立的钱包对于人民银行和各运营机构来说是完全匿名的。”他说。

穆长春也表示,数字人民币推送子钱包的设计,也能够保护个人隐私。“使用数字人民币支付时,我们将用户的支付信息打包做加密处理,用子钱包的形式推送到电商平台去,平台是不知道你个人信息的,这样就保证了用户核心信息的隐私保护。”他说。另外,央行还进行了很多技术和制度设计来保证用户隐私安全。总之,数字人民币对用户隐私的保护,在现行支付工具中是等级最高的。

完全匿名不可行 保持对犯罪行为的打击能力

穆长春也表示,可控匿名的第二层含义,是可控,央行在保护合理的匿名需求同时,也要保持对犯罪行为的打击能力。“两边都不能太偏,偏向哪一边,都会有非常大的问题。”他说。

他表示,央行数字货币的匿名是以风险可控为前提的有限匿名,完全匿名的央行数字货币是不可行的。央行数字货币的匿名探索不能违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及反逃税等监管规定。

穆长春说,数字人民币如果匿名程度过高,也可能被犯罪分子盯上,变成黄赌毒等非法交易的工具。同时,数字人民币采取“小额匿名、大额可溯”的设计,也是希望让老百姓安心,如果发生利用数字人民币的电信诈骗,能够帮助老百姓把钱追回来,守护老百姓的财产安全。

用手机号开立数字钱包,人民银行并不掌握用户真实身份。那么怎么样保持打击犯罪行为的能力呢?“比如说经过大数据分析,所有的证据都显示某个用户在进行电信诈骗,我们并不知道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就把证据线索提交给有权机关,由执法部门依法去电信运营商、银行那里调取用户真实身份信息。这样,就实现一个平衡,在满足日常大多数人的合理匿名需求的同时,也能够保持对犯罪行为的打击能力。”他说。

穆长春也表示,在可以预见的很长时间内,纸币和数字人民币、电子支付将在很长时间内共存。人民银行作为一个公共部门,它提供的是公共品,只要有一个人还有纸钞的需求,这种公共品的供应就不会停止,而且按需来供应。

猜你还想看:

锚定高质量发展 新一轮全面深改大幕开启

有关部门和地方围绕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加快要素市场化改革、企业发展改革等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加快谋划部署。

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 巩固壮大实体经济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加快推进制造强国、质量强国建设,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强化基础设施支撑引领作用,构建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中国经济持续稳定恢复(新数据新看点)

需求持续恢复。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9737亿元,同比增长33.8%,比2019年1—2月份增长6.4%,两年平均增长3.2%,市场销售保持增长。

市场监管总局出台《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明确网络交易经营者定位

《办法》明确了网络交易监管坚持鼓励创新、包容审慎、严守底线、线上线下一体化监管原则,提出推动完善多元参与、有效协同、规范有序的网络交易市场治理体系,对网络经营主体登记、新业态监管、平台经营者主体责任、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信息保护等重点问题作出了明确规定。

“十四五”指标新变化释放高质量发展强信号

“十四五”规划纲要在“强化国家经济安全保障”章节中专门也提到“实施粮食安全战略”和“实施能源资源安全战略”。以主要指标为牵引,一系列重大举措重大部署纲举目张,为规划纲要目标任务落到实处提供有力支撑。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让“老有所养”的幸福成色更足

同时推进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落地和革新,加快第三支柱养老金融业务发展,在明确养老金融产品标准的同时,稳步推进创新试点,为养老金融全面发展探索出新的道路。

以“人”为核心 提升城镇化发展质量

对于城镇化中重要增长极的城市群建设,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刘慕仁表示,建立健全城市群发展机制,促进城市群一体化建设。

中国经济展现光明前景(人民论坛)

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将在6%的底线上取得更好成绩,为“十四五”开局起步打下坚实基础;放眼长远,“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将行稳致远,在保持合理增长的同时实现高质量发展。

路径明确 多方发力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将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作为今年和未来的工作重点,粮食安全、土地、种业等领域改革将提速,并进一步明确了实施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路径和措施。

“加减乘除”读懂2021年“国家账本”

预算报告明确,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我们正在加强县级债务风险管控,指导帮助县级财政缓解债务偿付压力,守住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控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