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差利差成推手 大宗商品刮起“进口风”

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编辑:余紫夷 发布: 2020-06-15 10:14
在经济复苏预期差下,海内外大宗商品价差显著,加之全球央行大放水,海外资金利率大幅回落,使得境内外出现资金利差。两大因素加持下,大宗商品进口火了。

在黄埔港、鲅鱼圈、青岛港等港口,一些大宗商品贸易商近期卯足了劲儿进货、拉货。在经济复苏预期差下,海内外大宗商品价差显著,加之全球央行大放水,海外资金利率大幅回落,使得境内外出现资金利差。两大因素加持下,大宗商品进口火了。

全球商品库存大流动

受国际市场需求疲软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普跌,海外商品跌幅更甚,原油、金属等品种进口套利窗口打开,铝进口暴增尤其引人注目。据海关数据,4月中国原铝进口量为0.73万吨,环比增长36%,同比增长352%。

“预计5月进口铝锭数据将出现爆发式增长。”我的有色网分析师朴健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5月以来已有近30万吨铝锭到港,分布在黄埔港、鲅鱼圈、青岛港等港口。货源主要来自印度,从俄罗斯、马来西亚进口的量也不少。

作为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国,中国铝进口一直处于低位,但4月以来原铝进口飙升。朴健称,4月以来,国内铝消费端陆续复苏,而欧美地区尚未完全复工,内外盘铝价差持续拉大。自4月29日电解铝进口窗口打开以来,进口利润在5月20日达到近期最高值879元/吨。截至6月4日,每吨仍有248元的进口盈利。“4月至5月铝价一直处于低位,也使得下游加工企业及终端下单意愿较为强烈,有透支消费的行为。”朴健说。

作为建筑和制造业的重要原材料,铜价走势被当作经济“晴雨表”,近期库存数据的变化直接反映了国内外需求预期存在明显差异。

“上海期货交易所铜库存从3月的38万吨降至最新的12.8万吨,降幅66.3%;同期,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铜库存从18.3万吨升至23.4万吨,升幅27.8%。”中银国际期货有色首席研究员刘超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国内外库存出现分化的主要背景是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现货需求快速回升,铜价内强外弱,进口盈利窗口打开。此外,“海外资金利率大幅回落,使得国内外出现资金利差,也是促进库存流动的重要因素。”刘超说。

投机资金难分一杯羹

在价差、利差作用下,大宗商品出现进口热。海关总署数据显示,1月至5月我国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量增价跌,原油、天然气、铜、煤炭、大豆等进口价格分别下降21.2%、14.7%、6.3%、4.7%、1.7%,进口量分别增长5.2%、1.9%、12.4%、16.8%、6.8%。

在诱人利润刺激下,一些投机资金想临时参与进来。一位铝贸易商(平时不做进口贸易)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铝锭进口利润最高时想参与一把,但实际上很难行得通,真正在做的铝锭进口商很少。“我们平时基本不进口铝锭,临时进口的话,要与国外厂家商谈很长时间。如果通过LME交割,出库要排队,再定船运输,大概要2个月。而且这些铝锭入境后不能交割进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交割库,没办法在盘面锁定利润;卖现货的话,2个月的时间敞口太大,届时价格难卜,风险太大,最终作罢。”这位铝贸易商说,“我与几位贸易商伙伴沟通过,都是因为这些问题受限,没办法操作,所以对这部分(资金)进口量的评估不到10万吨。”

朴健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本轮进口主要以本来就做铝贸易的大型贸易商为主,他们多数直接从海外炼厂调货,而非采用进口流程耗时较久的交割库。

套息交易会否卷土重来

前些年疯狂的金属融资会否卷土重来?从当前国内外利率环境看,这种情况存在可能性。

刘超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受疫情影响,海外央行大规模放水,Libor再度回落至2010年美国金融危机时的低位。国内资金成本尽管也在下降,但信贷体系管理严格,对企业资质审核和要求很高,导致民间实际利率偏高。当海外资金成本比国内低,可在海外借入低利率资金,在国内贷出高利率资金获取利差收益。人民币尚未实现自由兑换,利差往往通过货物贸易为中介进行。铜具有价值高、零关税特点,更受贸易融资青睐。

“贸易融资主要有三种方式,分别是常规模式信用证贷款进口、虚拟铜贸易融资和理财加贸易融资。”刘超说,从现实情况看,保税区库存是判断虚拟贸易融资进入的重要指标。SMM调研数据显示,6月12日当周,上海保税区铜库存环比增加0.32万吨至21.62万吨,连续第三周增长,但仍处历史低位。国内保税区库存偏低,多数进口是常规信用证现货进口融资方式,并非空转性质的融资方式。

“融资行为肯定有,但本轮铝的进口应该还是以现货为主。”朴健表示。

针对大宗商品套息的融资行为,国家近年来持续加强监管,包括2013年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以及2014年原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开展进口铁矿石贸易融资情况快速调研的通知》。“贸易融资的常规进口模式一直存在,不受限制。后两种贸易模式因未发生货权实质转移,仅是票证流转,目的是尽快套取利差,因此是整治重点。”刘超说,随着进口套利盈利出现,加上海外资金成本持续回落,利差套利空间可能会持续扩大,需引起关注,以免对国内金融市场带来不必要影响。(张利静 马爽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