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降息可能性引猜测: 或调降MLF、OMO利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 2018-11-30 10:50
“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太可能,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有可能下调,现在市场利率本身比较低了,调降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也可以说是顺应市场走势。”

北京时间11月29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释放的鸽派加息表态,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操作的讨论,降息声音再起。

此前降准已经被普遍预期,降息由于可能带来人民币贬值压力而较少讨论。需要说明的是,降息早前一般指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不过近年来随着结构性货币政策的使用,降息还包括央行公开市场操作(OMO)、MLF、PSL等利率的下调。

中信证券(16.620, -0.01, -0.06%)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认为,不排除在明年较早时点推出降息的可能性,当然考虑到春节、两会因素,在一季度末或者二季度初推出也有一定合理性。随着MLF利率下调,央行逆回购利率也可能跟随下调,随着短端利率的打开,长端利率将迎来进一步下行的空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多数受访者认为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可以适当调整,但存贷款基准利率调整概率不大。“基准利率央行已经多年不提,其实是淡化基准利率信号,如果央行重新调整基准利率,以往利率市场化的努力又大打折扣,所以应该不会调整降低基准利率。” 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

不过交通银行(5.830, 0.03, 0.52%)首席宏观研究员唐建伟认为,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已经暂停一段时间了,现在资金是充裕的,关键是传导渠道,如果传导渠道不畅通,即便降低OMO、MLF利率也不一定能达到降低融资成本的效果。

 美联储鸽派表态扰动市场

11月29日凌晨,鲍威尔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午餐会上发表演讲称,从历史比较来看,当前美联储利率水平依然较低,维持在略低于中性利率的水平。这一论断,与之前“离中性利率还很远”的提法截然不同,或意味着明年美联储加息节奏将放缓。

“近期美联储首次出现这么鸽派的声音,会给全球市场带来正面影响。”沈建光认为,“前段时间美国一直是说经济很好,加息不能停,这次表态意味着加息接近尽头,这对中国来说是利好,因为现在中美短期利率已经出现倒挂,如果美国继续加息,人民币贬值压力会越来越大。但现在美国加息节奏放缓,对其它发展中国家也都是利好。”

鲍威尔发表偏向鸽派的讲话,对全球金融市场都带来一定影响。当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4个基点,跌破3%;美元指数出现回落,失守97;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9353,上调147点;与此同时,COMEX黄金快速反弹,突破1230。

国内金融市场方面,资金面继续宽松,债券市场走强。具体而言,10年期国债活跃券收益率普遍下行3-4BP,其中10年国债活跃券180019最新成交在3.36%,收益率下行逾3BP。国债期货全线收涨,10年期主力合约盘中一度涨近0.3%。

央行公开市场逆回购连续暂停25日下,资金面仍然延续宽松态势。一位农商行交易员称,借钱仍旧很容易,不跨年的资金价格基本都在2.6%左右。当期资金价格有涨有跌,其中DR001报2.24%,下行27BP。

资金面宽松和债券市场走强,反映宽松预期升温。沈建光认为,目前中国央行本身就有降准动力,并且准备金率还很高;同时由于利率逐步市场化,未来7天逆回购利率可能会下调,而不是采取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方式。

市场再次憧憬央行降息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降准预期一直存在,11月以来,随着10月金融数据发布,降息预期也在升温。这一预期在鲍威尔的鸽派表态后再次引发关注。

基于鲍威尔最新讲话,有市场人士预测,明年美联储加息次数降至两次,甚至不排除在明年中就提前结束加息的可能,这将给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操作释放出更大空间。

明明认为,制约中国央行降息的最大约束已经放松。“随着国债与MLF利差缩窄、M1-M2负剪刀差维持、实际贷款利率仍在高位、社融-M2仍在恶化,降息的必要性在上升,时点在接近。”

以国债与MLF利差为例,自2018年4月以来,1年期MLF利率保持在3.3%,10年期国债利率最低时曾降至3.35%,目前小幅上行至3.36%。可见3.3%的MLF利率水平一定程度上约束了10年国债利率下行的空间,进而对信用债利率产生一定约束。

明明此前表示,存贷款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的“双轨制”削弱了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资金利率大幅下行后贷款利率仍然保持平稳。前期宽松货币政策并没有带来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的下行,一般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仍然保持上行,后续可能会通过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方式引导贷款利率下行以进一步稳经济、支持民营小微企业。

“基准利率和政策利率都有必要降低,但考虑到利率市场化,降公开市场利率比较合理,存贷款利率需要通过创新方式,比如指导定价或者利率优惠等,当然直接一起降也可以。”明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降息另一面

对于是否有必要降息也有不同观点,唐建伟提出了多条不支持降息的理由:一是降息会刺激房价,导致房地产市场调控效果落空,同时增加整体经济运行的风险。

二是在美国仍将继续加息的背景下,中国央行降息会导致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加大,引发资本流出压力,而资本流出与汇率贬值对国内就是一种紧缩效应,这将抵消降息的宽松效果。三是降息与不搞“大水漫灌”的政策基调违背。

“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太可能,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有可能下调,现在市场利率本身比较低了,调降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也可以说是顺应市场走势。”光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认为。

他解释称,基准利率不会下调的理由在于,实体经济融资难现象的产生不是因为利率太高,而是去杠杆背景下,小微、民企融资难,而传统的房地产、基建行业融资政策更紧。

目前,一年以内(含一年)贷款利率为4.35%,一至五年(含五年)利率为4.75%,五年以上利率为4.90%;9 月份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4%。

唐建伟称,目前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并不是央行基准利率高导致的,而是国内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不畅通引起的,货币政策的重心是疏通政策传导渠道而非降息。

“未来可能是7天逆回购利率降到一定程度后,银行降低LPR(最优贷款利率),这种可能性很大,并且也是顺应了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趋势。” 沈建光认为。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