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亿养老金入市 万亿池子有望进一步激活

来源:北京商报 发布: 2018-11-01 11:16
一方面,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国有企业税后利润按比例划拨给社保基金,为养老保险基金“输血”;另一方面,开展养老基金的投资运营,在保证基金安全的前提下使其保值增值。对此,建立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成为实现全国统筹的第一步。

养老一事,关乎民生。自2015年养老金投资管理办法出台后,养老金入市就被视为保值增值的有力手段。不过,囿于投资风险和管理压力,养老金入市金额和投资流向都受到严格规范,“开源”程度有限。而今年以来,随着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的实施,国资划拨充实社保基金的持续推进,万亿养老金的池子有望进一步激活。

入市“开源”

10月3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召开2018年第三季度新闻发布会。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表示,截至9月底,北京、山西等15个省(区、市)政府与社保基金理事会签署委托投资合同,合同总金额7150亿元,其中4166.5亿元资金已经到账并开始投资。

社保金投资已经成为了增强社保金支付能力与“开源”的重要手段。

财政部社会保障司巡视员符金陵曾表示,当前养老保险制度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可持续性,近几年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增幅明显低于基金支出增幅。随着中国向老龄化社会推进,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矛盾或将更加突出。

根据人社部每年发布的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自2012年以来,虽然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在不断扩大,但可支付月数在不断递减,收入增速明显低于支出增速。2012年,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2.3万亿元,到2017年增至4.12万亿元,但可支付月数由2012年的19.7个月下降至17.3个月。

对此,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明确,目前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只在境内投资;严格控制投资产品种类,主要是比较成熟的投资品种;国家对养老基金投资运营给予专门政策扶持,通过参建国家重大工程和重大项目、参股国有重点企业改制、上市等方式,保证养老基金投资获取长期稳定的收益。

卢爱红在发布会上强调,继续加强年金基金市场监管,全面开展社会保险基金风险防控,组织开展社会保险经办风险管理专项行动省级互查。

国有资本划拨充实

除通过投资盘活养老金外,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是另一大“开源”举措。当前我国养老基金的来源主要包括居民基本养老保险金、社会保障基金和企业年金三大方面。入市资金主要来自地方基本养老保险结余,而国有资本划拨主要流向社会保障基金。

10月中旬,国资委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称,目前三户划转社保基金试点企业已经划转了国有资本200多亿元,三户试点的产权变更登记现在已经完成,国资委正在会同社保基金理事会修改公司的章程,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同时,国资委还在着手研究第二批划转企业名单,将更多符合条件的中央企业列入划转范围,加大划转力度,尽快推动划转工作。

而去年11月,国务院公布《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规定,统一划拨10%的国有股权给社保基金,2017年试点后,今年起,将分批划转其他符合条件的中央管理企业、中央行政事业单位所办企业以及中央金融机构的国有股权,尽快完成划转工作。按2018年2月底的数据算,国企总资产的10%是16.4万亿元,所有权权益的10%是5.7万亿元,而2017年的社保总支出是5.69万亿元。由此可见,10%的划转比例,对社保基金有实质性的改善。

不过,国资划拨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依然存在诸多障碍。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这是因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弥补养老保险基金缺口,首先要测算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形成缺口的大小,然后才能作出划转的规模。划转的节奏不应盲目地扩大。当然,国资划转社保最好公布明确的时间表,央企划转范围、名录以及具体的实施计划。

全国统筹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近年来国家实施了一系列措施来提高养老保险基金的支撑力。一方面,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国有企业税后利润按比例划拨给社保基金,为养老保险基金“输血”;另一方面,开展养老基金的投资运营,在保证基金安全的前提下使其保值增值。

不过,省际间养老保险基金负担不平衡问题危及养老体系的可持续性建设。人社部副部长游钧此前介绍,养老基金结余主要集中在广东、北京等东部地区,累计结余最多的7个省份占全部结余的2/3。而辽宁、黑龙江等部分省份已经出现基金当期收不抵支的情况,黑龙江已经成为养老保险基金支付最困难的一个省份,抚养比已经达到1.3:1,而广东的抚养比最高,是9:1。这意味着,在黑龙江,每1.3个年轻人就要承受1个老人的养老负担。

对此,建立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成为实现全国统筹的第一步。今年7月1日起,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正式施行。9月14日,人社、财政两部印发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实施办法。

在业内学者看来,中国将来需要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已成为一个共识。今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曾表示,还要推进养老金制度的相关改革,像今年将实施养老金基金调剂制度,中央收取3%统筹调剂,以后还会有所提高。“中央调剂金收取比例以后还会逐步提高”的表态也被业内看成一个重要的改革信号,即政府希望以调剂金为“缓冲”,逐步将地方统筹的养老金全部纳入中央层面,实现“大收大支”,即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全国统筹。

然而目前我国有很多省份至今还是“地级统筹”,甚至是“县级统筹”,要想过渡到全国统筹,首先要从县级统筹、地级统筹过渡到省级统筹,然后各省再将养老金上交中央,由中央政府来统收统支。

今年6月11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贯彻实施工作会议也已明确,要加快推进省级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统收统支,2020年全面实现省级统筹,为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打好基础。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表示:“2020年若能全面实现省级统筹,全国统收统支就是‘临门一脚’了。”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