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支付行业迎“断直连” 监管新规告别“补贴”时代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周丹琴 发布: 2018-07-12 09:11
但与此同时,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开展的业务迁移到网联平台处理,内部的跨行资金流动经由网联平台清算,网联可以掌握支付机构的资金流向的详细信息,不仅将改变支付机构通过客户备付金分散存放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的状况,近年第三方支付快速崛起给支付和金融市场造成的不小混乱,也将在一...

第三方支付 “江湖规矩”变了

近期不少用户在打开微信“信用卡还款”选项时都注意到了《微信信用卡还款业务规则调整说明》(以下简称《说明》):自2018年8月1日起,每笔还款按还款金额的0.1%进行收费(手续费金额计算到小数点后2位,最低0.10元)。

看起来是一直“倒贴”的微信信用卡还款也扛不住巨大的成本压力了,实质上却是存在于第三方支付行业多年的“直连模式”走向消亡的一个缩影。它的背后,是从去年到现在,中国人民银行针对与消费端大量直接接触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密集发布“监管令”,规范、整顿行业的必然。

香港店员随身备着一张打印好二维码,让消费者扫码拿“双12”优惠。香港商店里全是排队用支付宝参加“双12”的人。截止10日24点,“双12”全球狂欢节有接近30万人次境外刷支付宝,同比增长3倍,全球数百个商家门店创出了移动支付交易纪录。

支付行业迎来“断直连”监管新规

去年8月,央行支付结算司下发《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明确要求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说:“在本次‘断直连’之后,微信信用卡还款取消免费额度是大势所趋,越来越多的机构将会收取服务费,差别只在于相关机构能坚持多久不收服务费。”

董毅智律师认为,在先前形成的行业模式、行业氛围没有彻底固化之前进行整顿将改变整个行业的格局。在外资大举进入的环境下,抢占市场将激发巨头之间的竞争,或将引起新一轮洗牌。

从去年到现在,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连发四道文件,针对与消费端大量直接接触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整顿,董毅智律师说:“基于合规机构的生存压力、资金风险、违规通道、过程不透明等问题,在现阶段严监管的趋势下,支付机构的整顿是必然。”

据董毅智律师介绍,之前第三方支付机构监管较松,容易出现有牌照的不如没牌照的情形。甚至出现有的机构仅靠一张收单牌照,通过资金沉淀诱导银行发放通道行理财之实,也有采取“聚合支付”方式使综合清算平台的机构事实上却承担了银联的作用。这样的“放通道”违规开放交易接口的行为事实上绕过了监管,加大了用户支付、资金存管风险。

董毅智律师说:“本次改革将合规摆在了第一步,代替掉过去的投机取巧、转嫁风险,这样的方式毋庸置疑将使大批看似发展迅猛但存在问题的企业被淘汰,满足合规性同时拥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在垂直领域也将拥有一席之地。”

移动支付机构告别“补贴”时代

正如腾讯在《说明》中称:每笔还款背后都会产生支付通道手续费,腾讯财付通一直在投入成本进行手续费补贴。事实上,无论是支付、提现还是信用卡还款,第三方支付公司都要对银行付费。

中粤金桥投资合伙人罗浩元对科技日报记者说:“移动支付发展之初,微信、支付宝等平台凭借免费‘卖点’迅速蚕食了传统金融机构的市场,但是,现在腾讯财付通用户已达8亿,运营成本也像‘滚雪球’般让平台不堪重负,通过收费模式填充之前的补贴亏损是情理之中。”

罗浩元认为,在未设定通道费率上限的大背景下,0.1%应该是平台能为全网用户争取到的最低定价了,部分对收费敏感的用户,虽然相对麻烦些,也还有银行APP的免费服务可供选择。

罗浩元说:“就像用户愿意为版权付费一样,为优质内容、产品、服务而买单的观念,正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流消费观。但是,虽然大量用户通过微信给信用卡还款的使用习惯已养成,但平台如何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让用户觉得付费‘物有所值’仍是不小的挑战。”

董毅智认为,不论是靠市场垄断优势,还是利用资金沉淀盈利,都无法持续。增强合规性,苦练内功主动迎接监管,加大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力度,才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包括支付行业的唯一出路。

“合规不仅是对良性企业的保护,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董毅智律师认为,“它将引导支付行业,在正规的基础上进行真正的创新,而不仅仅是采取套利模式,转嫁风险获取短期财富。”

此前,不合规机构私设“资金池”、挪用客户备用金事件屡有发生。2014年12月,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造成资金风险敞口达7.8亿元,涉及持卡人5.14万人。

据了解,小的支付机构日均沉淀量若在30亿至50亿,一年的银行利息就可达1亿以上,这样的无风险套利放在大型支付机构,一年可达上百亿。

董毅智律师说:“这种‘盈利模式’事实上打击了支付行业合规的积极性,并引发了恶性循环。”

回归支付和清算相独立的业务监管

迅猛发展的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用户量和交易规模均冲到世界第一。此前,以支付宝和财付通为代表的大量第三方支付机构绕开了央行的清算系统,形成了直连银行的模式,使银行、央行无法掌握具体交易信息,无法掌握准确的资金流向。

罗浩元说:“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网络版银联’(以下简称网联)的最大意义在于切断大量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模式,回归支付和清算相独立的业务监管规则。”

2017年3月31日,网联平台成功完成首笔资金交易验证,正式接入央行支付清算系统;2017年6月30日,网联平台开始转接清算一般用户实际交易场景的网络支付业务;2017年7月28日,包括央行清算总中心、财付通、支付宝、银联商务等在内的45家机构签署了《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设立协议书》,标志着网联成为中国独有的金融基础设施。

网联清算有限公司总裁董俊峰的一篇公开博文直接道出了央行推动网联成立的初衷:“在全球任何国家,清算业务须具备持牌营业许可,清算机构在各国历来都被作为金融基础设施被严格监管;而支付机构不具备清算牌照,存在超范围经营的违规事实。”

罗浩元说:“网联的出现直接宣告了银联线上清算的失败,并直接冲击了银联在线支付业务。但与此同时,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开展的业务迁移到网联平台处理,内部的跨行资金流动经由网联平台清算,网联可以掌握支付机构的资金流向的详细信息,不仅将改变支付机构通过客户备付金分散存放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的状况,近年第三方支付快速崛起给支付和金融市场造成的不小混乱,也将在一定程度上迎来改观。”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