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史上最严厉新政打“退烧针” 光伏行业拐点即将到来

来源: 证券时报 编辑:周丹琴 发布: 2018-06-05 10:28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负责人表示,此次新政背景是补贴压力较大,开发总量的“急刹车”将刺激行业进一步降低开发成本,向无补贴模式发展,并非是为了打压行业。光伏行业的未来主流将是无补贴项目。以隆基股份、保利协鑫能源为代表的行业龙头正在加快技术革命。

记者 曹桢

6月4日是“5·31新政”出台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光伏企业哀鸿遍野、股价暴跌,其中通威股份(600438)、隆基股份(601012)、阳光电源(300274)、林洋能源(601222)、中环股份(002129)5家公司股票跌停;协鑫集成(002506)跌1.97%,特变电工(600089)跌4.91%。

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日前通知,新投运的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统一降低0.05元。除5月31日前并网的电站,今年内不再新增有补贴的普通光伏电站指标,有补贴的分布式光伏指标从过去的没有限制,此次收紧为全年仅有10GW指标。

这一政策加速了光伏行业的补贴退坡,光伏企业靠补贴过活的日子将一去不返。不少光伏企业打算裁员、减产,而行业专家认为,“政府补贴减少不见得是坏事,没有哪个行业靠补贴强大。对行业发展来说,接下来光伏行业将会进行产业兼并重组,行业拐点即将到来。”

弃光现象严重

新政为行业打“退烧针”

上述“5·31新政”被称为“史上最严厉光伏政策”,对光伏行业来说,新政不啻为一针直达病灶的“退烧针”,让一直过于依赖政府补贴的光伏企业露出真面目。

近年来,过度依赖政府补贴成为光伏行业的通病。根据我国《可再生能源法》,国家鼓励和支持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国家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列为能源发展的优先领域,通过制定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总量目标和采取相应措施,推动可再生能源市场的建立和发展。国家鼓励单位和个人安装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等太阳能利用系统。

在此背景下,从2006年后,大量的民营企业进入光伏发电领域。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过去的补贴力度很大,最初光伏的度电成本在四五块钱,而在市场上采购一度电成本不过是几毛钱,可以说,政府为了鼓励新能源发展,下了很大力气。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光伏度电成本已经下降了十倍,到了四五毛钱。光伏电价取消政府补贴对行业影响大,很多企业会因此减产、破产,但取消补贴对行业发展是有利的。”

光伏行业靠补贴获得利润在行业内已是公开秘密。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容量及累计装机容量快速增长,中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从2010年的0.86GW增长到2016年的77.42GW,2016年新增装机容量34.54GW,累计装机和年度新增装机均居全球首位,成为全球光伏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受上网电价调整等多重因素影响,2017年光伏发电市场规模快速扩大,新增装机容量53.06GW,累计装机容量130.25GW。2018年1-4月,已实现新增装机规模8.75GW。

“地方政府希望获得GDP,企业希望获得光伏发电补贴,因此很多新能源项目匆忙上马,形成了‘大干快上搞光伏’的情况。”一家光伏企业高管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有的企业为了多获得补贴、减少成本投入,就采取了采购成本低的多晶硅片,这样实际上也就形成了落后产能。

过度投资导致产能过剩,西部光照充足地区“弃风弃光”非常严重。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西北地区的弃光问题严峻,弃光电量达到32.8亿千瓦时,弃光率19.7%。其中,新疆、甘肃光伏发电运行较为困难,弃光率分别为32.4%和32.1%。2016年一季度,新疆弃光率甚至一度达到52%。整个2016年,西部地区平均弃光率达到20%。2017年,内蒙古地区弃风弃光电量共100亿千瓦时左右,蒙西地区弃风电量71亿千瓦时,弃风率17%,弃光4亿千瓦时,弃光率11%。

近年来,“光伏项目片区政府补贴”案件非常之多,针对农村的光伏扶贫项目尤其成为重灾区。2018年5月,国务院扶贫办、国家能源局、财政部三部委联合发布了光伏扶贫项目核查通知,《通知》对国家光伏扶贫项目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通报,特别是虚报冒领、骗取套取国家补贴资金和“重建轻管”、忽视建设质量等问题,《通知》重点提及。

行业洗牌在即

虽然能源主管部门在今年早些时候就曾释放过“将严控光伏发展规模”的信号,业内对此有心理预期,但是新政出台后,光伏行业“一夜入冬”。

此次新政的重点是,暂不安排今年普通光伏电站指标、分布式光伏指标为10GW(1GW=1000MW)、发文之日起新投运的光伏电站标杆电价和分布式度电补贴均下调5分钱。

新政规定,新投运的、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全电量度电补贴标准降低0.05元,即补贴标准调整为每千瓦时0.32元(含税)。

“我国的光伏产业补贴依靠政府,但是政府财政也存在巨大缺口,截至2017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已达到1000亿元。因此,光伏发电市场监管政策迎来重大改变,靠补贴的路子行不通了,必须要靠技术革命来完成行业转型。”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教授称,短期看,光伏行业的利润会受影响,一些企业会亏损、倒闭,行业会进行兼并,但是长远来看取消补贴有利于整个光伏行业发展。

针对新政,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对媒体称,中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连续5年全球第一,累计装机规模连续3年位居全球第一。光伏技术不断创新突破、全球领先,并已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完整的光伏产业链,光伏发电在推动能源转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存在光伏发电弃光问题显现以及补贴需求持续扩大等问题,直接影响光伏行业健康有序发展,需要根据新形势、新要求调整发展思路,完善发展政策。”李创军表示,新政既是为缓解消纳问题,也是为先进技术、高质量光伏发电项目留下发展空间。

未来光伏行业走向如何?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负责人表示,此次新政背景是补贴压力较大,开发总量的“急刹车”将刺激行业进一步降低开发成本,向无补贴模式发展,并非是为了打压行业。光伏行业的未来主流将是无补贴项目。“多晶单瓦价格可降至1.4元,光伏平价时代即将到来。”该负责人表示,光伏平价上网有望加快到来。

“单晶电池的成本还会下降,未来达到和多晶电池价格一样,最终实现平价上网。”一位企业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多晶硅价格实惠,产量高,单晶转换率高,使用寿命长,两者最初的原材料都是晶硅料,单晶要多一道加工手续,产品可获得更好的转换率。

以隆基股份、保利协鑫能源为代表的行业龙头正在加快技术革命。2018年4月,多晶阵营的“领头羊”协鑫刚刚宣布投资90亿在云南曲靖上马20GW产能的单晶硅项目,拟许可合营公司采用其CCZ连续直拉单晶技术生产产品。

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此前表示,2017年公司的单晶硅片出货量是21.97亿片,目前产能稳居全球第一,2018年底将达到28GW,2019年底将达到36GW,2020年底将达到45GW。

一位业内人士说:“大鱼吃小鱼,企业兼并马上就会出现,洗牌在即,光伏行业发展的拐点快要来了。”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