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违规股权被保监会“点名” 昆仑健康保险实控人成谜

来源:国际金融报 编辑:周丹琴 发布: 2017-12-04 10:37
说不清道不明的股权关系,让昆仑健康险成为保监会重点监管的对象。净利润持续为负待解 且不论股东是谁,让昆仑健康险更“扎心”的可能是糟糕的业绩表现。“像昆仑健康险这样的公司,受保监会监管新规的影响很大。”

记者 | 张颖

11月28日,保监会针对公司治理评估中发现的问题连发3张监管函,泰山财险、永安财险和昆仑健康险被“点名”。这是保监会近期下发的第三批监管函,本无特别之处。

TMD1-fypikwt5938305

但是,在给昆仑健康险的监管函中,保监会提到一句:“我会将依法对你公司违规股权进行处置”,引起市场无数猜测。究竟是怎么回事?

违规股权二度被问询

事情要从今年2月17日,保监会发布的一封《关于对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有关问题的问询函》(下称《问询函》)说起。

《问询函》就昆仑健康险的股东是否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有关,向该公司发出问询。这是保监会首次下发类似的问询函。通常,问询函都是由交易所向上市公司下发红头文件,这一次,下发问询函的主体是监管机构,对象是非上市公司。

很快,昆仑健康险给保监会写了一份关于股权问题的报告,矢口否认了公司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有关。

于是,3月1日又有了保监会的第二封“问询函”。这一次,保监会将矛头直指法人股东,要求昆仑健康险提供其近三年主营业务、财务状况、入股资金来源做出说明,并提供证明材料。

事情似乎就此告一段落。之后,保监会没有披露进一步的信息。直到这一次的监管函,似乎“剧情”有了更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保险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从保监会监管函的态度看,显然认为昆仑健康险的股权有问题,才会提出要进行处置。”

那么,昆仑健康险的股权到底有多复杂?

根据昆仑健康险的披露,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宏昌宇”)、深圳市正远大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正远大科技”)、深圳市泰腾材料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泰腾材料贸易”)和深圳市正莱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正莱达实业”),彼此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上述四家股东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无关。相关股东做出说明并承诺,上述各方股东的入股资金均来源于企业的自有资金,并非来源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下属企业或其关联方。

昆仑健康险称,公司目前有14家股东,各方股东所持股份均未超过总股份的20%,产权主体多元,股权相对比较分散;不存在能够通过公司治理结构的安排对股东会、董事会的决议造成实质性重大影响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此前有自媒体质疑:昆仑健康险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是福信集团,持股占比为19.04%,实际上却是被该公司新晋4家股东——郭英成家族的影子企业所控制。

公开资料显示,宏昌宇的股东为深圳齐邦投资有限公司,股东是毛卫华,为佳兆业地产(太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正远大科技与佳兆业也有重要关联,其中正远大科技监事钟小红扮演着重要角色。钟小红同时兼任深圳市佳兆业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除此之外,泰腾材料贸易与佳兆业也有关联,其中张峻智同为泰腾材料贸易和深圳市佳兆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监事。另外,正莱达实业的一家企业——深圳桂芳园城市更新产业投资中心,与佳兆业集团同为深圳市桂芳园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

一直以来,郭英成构建的金融版图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体系内的佳兆业金融集团,一个是体系外的正莱达金控集团。一个位于深圳,一个位于北京。目前,正莱达金控集团正在筹建中,昆仑健康险就隶属于正莱达金控集团。

昆仑健康险的股权“疑云”远不止一个佳兆业和郭英成家族。

在保监会的二次问询函中,提及了昆仑健康的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嘉豪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嘉豪盛”),该公司的持股比例为14.95%。与前面4家股东指向“佳兆业郭英成家族”不同,深圳嘉豪盛背后牵出了“明天系”。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开披露信息,深圳嘉豪盛的股东为北京久晟、上海圣达信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鑫顺泰商贸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市通海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久晟的出资人有三家,分别为北京久银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市华源通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华夏人寿,华夏人寿正是“明天系”保险公司。

另外,深圳嘉豪盛发布声明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鹤,其为青岛信和昌达科贸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而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开披露信息,青岛信和昌达科贸有限公司股东为刘学津和王善成,与昆仑健康险披露不符,仍需做出说明并提供证明材料。

说不清道不明的股权关系,让昆仑健康险成为保监会重点监管的对象。

净利润持续为负待解

且不论股东是谁,让昆仑健康险更“扎心”的可能是糟糕的业绩表现。

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的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昆仑健康险净利润为-1.76亿元,比二季度-1.48亿元进一步扩大。

而在今年第二季度,公司还出现了现金流危机。根据偿付能力报告披露,受大量退保因素影响,昆仑健康保险第二季度现金流由第一季度的1.42亿元降至-3.94亿元。

昆仑健康险表示:“在基本情景下,未来净现金流量保持净流入。如果在压力情景中,未来季度现金流小于零时,我公司将采取增资、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或短期债券融资的方法补充现金流,减少营业费用开支等措施改善现金流。”

出现这些问题的“症结”或许与公司业务发展有关。

作为激进保险公司的代表之一,昆仑健康险严重依赖万能险产品。

数据显示,昆仑健康险前5个月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大幅下降,与去年同期的40.12亿元相比,下降超80%至7.45亿元。与此同时,今年前5个月,其原保险保费收入仅占规模保费的35%,逼近保监会划定的30%红线。

根据保监会公布的最新统计:1至10月,昆仑健康险原保险保费收入13.57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以万能险为主)则高达17亿元,万能险等投资型产品销售继续呈“抬头”趋势。

“像昆仑健康险这样的公司,受保监会监管新规的影响很大。”一位资深保险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果不能很好地转型,可能未来一段时间的业绩都不会太好,盈利压力较大。”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