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50多家券商排队上市:中泰证券频遭处罚使IPO进程受阻

来源:《投资者报》 编辑:周丹琴 发布: 2017-09-30 10:06
其中,中泰证券营收为26.2014年至2016年,红塔证券的证券经纪业务、证券投资业务和信用交易业务收入合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5.Wind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财通证券资管业务实现营收12.17亿元,在62家券商中排名第9位,而前8位均为已上市券商。

超出想象 竟然有50多家券商上市

■ 各家券商扩充净资本的渴求愈发强烈,天风证券、中泰证券、国联证券、华西证券等多家券商排队A股IPO,渤海证券、恒泰证券、财达证券、德邦证券等也在筹备上市

■ 资产规模达1000亿元的券商中,仅中信建投和中金公司未在A股上市,而前者已启动回归A股的工作。中金公司则在谋求通过转型走出困局,在收购中投证券后,又引入腾讯为战略投资者

■ 中泰证券的IPO道路尤为曲折,过去两年频遭监管层处罚使IPO进程受到阻碍。华西证券同样命运多舛,业务违规、投资失败等问题困扰其身,从2015年6月首次递交《招股书》,已历时26个月

■ 拟上市券商的实力相差悬殊。今年上半年,中信建投营收最高,达到72.53亿元;而国联证券仅有8亿元。地方券商要想在资本市场站稳脚跟就必须苦练内功,找到特色发展路径

记者 张海云

不差钱的券商,如今组队奔赴A股抢钱了。

由于《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的正式实施,净资本规模不足越来越成为券商发展的短板,证券公司的资本规模将直接决定其业务规模,因此各家券商对扩充净资本的渴求愈发强烈。

今年以来,随着银河证券、中原证券以及浙商证券等3家券商相继上市,券商进入一个上市大年。9月22日,财通证券拿到IPO批文,A股将迎来第30家上市券商。

这还不算完,在A股IPO排队名单中,除了因股东方涉嫌单位行贿暂停IPO的东莞证券和主动中止的南京证券外,天风证券、中泰证券、国联证券、华西证券4家均为已反馈状态,中信建投、红塔证券、长城证券为IPO受理阶段,华林证券为预披露更新阶段。

除了这些已经在排队的外,还有多家券商成为冲刺IPO的“预备军团”。《投资者报》记者根据各地证监局披露出的IPO辅导企业名单,发现有渤海证券、恒泰证券、财达证券、德邦证券等券商的身影。

  A股上市券商有望超半数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直接IPO的券商外,A股市场还有一批曲线上市的券商,通过全部资产或者大部分资产置入上市公司的方式进军资本市场。

这批券商包括平安证券、广州证券、国盛证券、华创证券、财富证券、江海证券、中山证券、东方财富证券、中航证券和安信证券,对应的上市公司分别为中国平安、越秀金控、国盛金控、宝硕股份、华菱钢铁、哈投股份、锦龙股份、东方财富、中航资本和国投安信。

在新三板上市的共计7家券商,分别为国都证券、南京证券、华龙证券、湘财证券、开源证券、联讯证券以及东海证券;还有只在香港上市的中金公司等券商。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境内券商目前的数量为129家,其中至少有30家属于单一业务牌照,并且这30家公司都是全牌照券商的控股或全资公司。如果按照母公司口径计算,目前境内券商的数量为99家。

这也意味着,如果上市预备军团和排队券商均顺利上市,那么在境内登陆A股的证券公司将超过50家,超过一半的券商都将成为上市公司。

  20强券商仅两家缺席A股

经过近年监管强制的增资扩股,国内券商资产规模随之增强,而上市是增资扩股的主要方式。

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期末,资产规模达1000亿元的证券公司达16家,分别为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广发证券、华泰证券、申万宏源、招商证券、中国银河证券、东方证券、中信建投证券、国信证券、光大证券、兴业证券、方正证券、中金公司和长江证券。

上述16家均为上市券商,只不过中信建投和中金公司两家在香港上市,而前者也已启动回归A股的工作。

中信建投对于资金非常渴求,去年12月份刚在香港IPO募集了近71亿港元,今年又连续完成了两次公司债券的募集,资金合计70亿元。9月22日,公司又在上交所挂牌50亿元的短期公司债券。如此大的资金渴求,非A股上市不能满足。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中信建投近年着力发展投行业务,去年在承销市场上拿到承销家数和承销金额的双料冠军,在今年拟IPO储备资源上的数量也是排名前列。

但是中信建投也并非金光灿灿,公司在研究业务方面遭遇了冲击。今年以来,有多达6名新财富候选人离职,成为流出人才最多的券商之一。中信建投还卷入了A股涉及金额最大的一宗融资融券强平纠纷。两年前“牛散”周氏夫妇被中信建投证券强平近1亿元从事融资融券业务的信用账户,历经法院诉讼和投服调解并未解决,而仲裁申请要求中信建投赔偿的经济损失约为3816万元以及其利息,近期将会再次开庭审理。不过这些并非大问题,曾因“一参一控”要求错失A股上市机会的中信建投,应该很快如愿以偿。

目前,另一家在H股上市的中金公司尚未表达要在A股上市的意思。早在2015年,中金公司就登陆港股市场,但已然难以阻挡公司业绩下滑的态势,曾经最引人骄傲的投行业务因国内国有大型企业相继完成上市没了储备资源而陨落。为了走出困局,中金公司也在不断求变,今年3月份,宣布全资收购中投证券。

中投证券注册资本50亿元,由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属于国有独资公司,其实力超过中金公司。以2016年净利润为例,中投公司12亿元,而中金公司10亿元。此次吞并中投证券,其遍布全国的营业部可以为中金公司补齐经纪业务的短板。

9月21日,中金公司又引入腾讯作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耗资28.6亿港元的腾讯又给公司利用大数据,进行差异化财富管理转型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

可以看到,老牌的中金公司在积极求变,但是众多公司的不同基因注入一个模子,能否成功融合发挥最大效应重现辉煌,的确对于中金公司来说是一个挑战。

  中泰和华西证券IPO道路曲折

事实上,总资产排名前30的券商也多为上市公司,这里面只有中泰证券(排名17)、渤海证券(排名22)、华西证券(排名30)三家没有上市。这三家公司尤其以中泰证券和华西证券两家IPO之路最波折。

2015年9月份,齐鲁证券整体变更为中泰证券并启动股份制改造,2016年3月份报送IPO申请,直到2017年9月份,中泰证券的上市进程表现为“已反馈”状态。

表面上看起来比较顺利,但是在过去的两年中,中泰证券多次遭受监管层的处罚。2016年9月6日,因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中泰证券进行立案调查。同年12月23日,证监会通报证券公司投行类业务专项检查情况,对中泰证券等5家证券公司分别采取责令限期改正,同时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并提交合规检查报告、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对相关责任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以上行政监管措施均计入诚信档案。

此前中泰证券作为新三板公司联科股份的主办券商,对其违规事实未能审慎、恰当地发表意见,被股转系统出具警示函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而另一家新三板公司ST鑫秋在上市前财务造假,作为主办券商的中泰证券未能发现问题,并且没有督促公司发布公告向投资者揭示风险,因此被股转系统再度处罚。

除了新三板业务外,中泰证券担任独立财务顾问的山东地矿借壳ST泰富上市项目,也因业绩承诺未达标,股东频繁减持套现、拒不履行补偿承诺,严重损害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当时的独立财务顾问中泰证券,在借壳上市的方案中暴露业绩承诺期与股票锁定期不匹配、业绩承诺方轻易“金蝉脱壳”等漏洞,给老赖们开了道后门。因此有分析指出,上述立案调查可能延后中泰证券自身IPO进程。

作为四川第二大券商的华西证券,其IPO进程同中泰证券一样命运多舛。最近,华西证券再次披露招股说明书冲刺IPO,不过随后,该招股书又被从证监会网站上撤下。从其2015年6月首次递交招股说明书已经历了26个月的排队。

2015年,华西证券因为资管业务、两融业务为关联公司融资,不仅导致数亿元的损失,而且连遭证监会两记警告;2016年,直投业务又出现新的问题——被投企业资金链断裂,老板失联。

《投资者报》记者了解到,华西证券的直投公司华西金智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在2014年参与了当地龙头企业南江县百草中药材有限公司(下称“南江中药材”)的投资,该企业是一家中药材公司,曾欲耗资36亿元打造产业园。然而第二年,南江中药材的实际控制人苟素英就发生失联,金智投资作为其中唯一的一家机构投资者,和许多民间投资人一样,变成了南江中药材的讨债人,入股的500万元股权投资以及1620万元的预付投资款等,直接打了水漂。尽管直投业务占华西证券收入的比重比较少,但是接连投资失利,外界对于该公司的投资能力产生质疑。

事实上,这两家券商运气还算不错,即使遇到了重重问题,但起码IPO申请已经被证监会受理。而东莞证券则更加悲催,因股东涉嫌单位行贿暂停IPO;南京证券更是不靠谱,都已经提交招股说明书了,仍然面临着信息披露涉嫌违规、隐瞒关联交易等诸多问题。仅2017年6月30日一天,南京证券及其律所、会计事务所就先后发出5则公告来更正2015年、2016年的年报。

  拟上市券商业绩分化严重

由于大型券商上市完毕,各地方的中小券商成为上市新军。尽管这些中小券商都想在资本市场分一杯羹,但是它们的实力却是天壤之别,分化明显。

中信建投是目前未在A股上市盈利最好的券商,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72.5亿元,行业排名第8。

《投资者报》记者发现,如果不算中信建投,其它拟上市券商几乎都为地方券商。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中泰证券净资本为227亿元,当年营收83亿元;财通证券净资本为135亿元,当年营收43亿元;华西证券净资本为112亿元,当年营收27亿元。而华林证券、天风证券、南京证券、国联证券等券商净资本均低于100亿元。其中,华林证券资产规模与营收均为最小,分别为36亿元和13亿元。

今年上半年各公司的营收差距也是非常悬殊。其中,中泰证券营收为26.08亿元,排名15;财通证券营收18.29亿元,排名21;华西证券营收12.81亿元,排名30;长城证券营收12.12亿元,排名31;天风证券营收则是11.26亿元,排名34;国联证券只有8亿元的营收。

由于多数地方券商主要依靠经纪业务或者单一业务,因此在上半年低迷的市场环境中,业绩出现大幅下滑不足为奇。其中,国联证券下滑幅度最大,营收同比下滑接近三成,此前2016年度营收已经下滑五成。

国联证券地处无锡,2015年在香港上市。记者注意到,今年上半年其经纪业务实现收入及其他收益3.58亿元,同比下降34%;投行业务累计实现收入及其他收益1.11亿元,同比下降53%;资产管理及投资业务实现收入及其他收益2332万元,同比减少54%。

最新提交IPO申请的红塔证券也是受制于地方区域的限制。2016年净利润较上年减少 68.08%,高于市场平均49.57%的降幅(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年初公布的2016年行业整体未经审计净利润计算)。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红塔证券已设立并开业的证券营业部共计38家,其中云南省内22家,占公司总的证券营业部数量约58%。

证券经纪业务是该公司的传统业务之一,也是一项主要的收入来源。2014年至2016年,红塔证券的证券经纪业务、证券投资业务和信用交易业务收入合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5.3%、89.52%和61.82%,占比长期超过六成。

红塔证券想谋求上市就要做大做强,提升核心竞争力,然而在区域性较为集中的状态下,公司想要突围难度并不小。

中止IPO的南京证券业绩也不尽如人意。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可以看到,南京证券目前开展的业务是以江苏地区和宁夏地区为核心,公司共有76家营业部,其中35家位于江苏地区,14家位于宁夏地区,合计占比64.47%,营业网点布局较为集中。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证券经纪业务,过去三年占比都超过五成,因此受市场以及区域影响非常大。

因此,对于这些地方券商来说,要想在资本市场站稳脚跟,得到投资者的认可,就必须苦练内功,找到一条有特色发展路径。

天风证券就是一个典型。早年的天风证券名称为天风证券经纪责任有限公司,在业内只是一个“萝卜头”,发展停滞不前。2007年,天风证券注册地迁至武汉,同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民营经济,进行激励改革,大挖券商各条业务线的领军人物,一时间实力大增。目前天风证券在研究所、新三板等业务上具有行业领头羊的实力。

财通证券则是大力发展资管业务的另一种典型。作为杭州的一家券商,和同城的浙商证券相比,其在经纪业务、投行业务上都没有优势,只有扬长避短,主打资管业务。

2014年至2016年,财通证券(母公司报表)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5.02亿元、102.41亿元、42.56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8.56亿元、30.75亿元、17.87亿元,同比变化幅度分别为162.13%、259.41%、-41.93%。在整个券商行业中,财通证券的发展速度可谓突飞猛进。其中资管业务非常亮眼。Wind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财通证券资管业务实现营收12.17亿元,在62家券商中排名第9位,而前8位均为已上市券商。■

猜你还想看: